2k小说网 > 玄幻 > 长生武道:我有一具玄水蛇分身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返回目录

四百八十一章 拜见洪老祖【日常】

【书名: 长生武道:我有一具玄水蛇分身 四百八十一章 拜见洪老祖【日常】 作者:绿毛虫的梦】

热门推荐: 茅山捉鬼人仙帝归来逍遥兵王都市极品医神都市超级医圣神魂至尊战神狂飙超级女婿修罗天帝狼与兄弟

东荒神洲初定,宗门联盟的各个宗门开始重建乃至于是分刮起了属于自己的地盘。

妙音阁占据了昔日大玄王朝的王都,并且还向着周遭各州之郡蔓延,已经成为了名义上的东荒神洲之主,视作人族当今最为火热的圣地!

龙炎宗和戊土宗等宗门返回各家原本的道统之地,开始重建。

作为道统保存得相当完好,仅次于凤溪宗的青鹿道观,则是抓紧在各种高山大河中设立道观,争夺人间香火。

而凤溪宗……

由于本次天命争夺战中,凤溪宗出力居多。不仅有着龙战渡、林不静这样的豪杰,更是有着洪源的抗鼎!

是故在事后分刮东荒神洲一地之事上,仅次于妙音阁。

并且,也因为洪源的存在,虹火峰一脉大大受益,地位水涨船高,甚至有了凤溪宗隐宗主一脉的称呼。

……

天空阴沉昏暗。

绵绵小雨滴滴答答的下着,敲打屋檐,滑落青石地板,迸溅到刻录着“大牛酒肆”的木板上。

于大牛酒肆内,食客满堂,人声鼎沸。

此时正是响午进食时分,忙碌得很。

偏偏又逢阴霾小雨,聚集的人那就更多了。

毕竟,不是每一位武者都有着足够的真元,可以拒水于体外。

“艹!那乐一龙和朱武不就是有个好家世吗?居然这么瞧不起我们。”

“这些该死的修行家族,简直就是我们凤溪宗内的蛀虫。那么轻松就把持着各个关卡,简直就是躺着就有大把元石收!”

“林家、朱家和乐家……唉,要是我能娶到这三家女就好了,定能少奋斗三十年。”

“我呸,天河,想不到你堂堂八尺男儿居然这么没骨气。”

“林家、朱家和乐家算得了什么?要是我们能拜入虹火峰,甚至能够成为‘那一位’的弟子,这才叫一步登天……”

提及到虹火峰的“那一位”,这群聚餐着的正式弟子们纷纷安静了下来。

你看我,我看你,没有谁再敢大声喧哗。

对着林、朱、乐三家议论一二也就算了。

毕竟凤溪宗上谁是不对这三家羡慕嫉妒恨,认为他们都是托了祖上的福气与余泽,算不得什么。

在背后非议这三家,已经成为了凤溪宗的一种政治正确。

但……

倘若真有谁敢非议虹火峰上的那一位,那可真就是找死了!

倘若不是那一位出手,恐怕凤溪宗早就在“天命争夺战”中沦为灰灰,且那一位,已经被视作为正道魁首了。

非议他,简直就是找死!

“洪…唔——”

有稚嫩不知世故的正式弟子受不了这压抑情绪,下意识的要说出那个人的姓名。

一霎那而已,当即逼得众人大惊失色,身躯一颤。

不是大哥,你真想找死,也不用拉着我们啊,什么仇什么怨?

轰隆一声,这群正式弟子中的领头大哥爆发出从未有过的反应速度,一巴掌就将那位不知世故的正式弟子嘴巴扇肿,强迫他闭嘴。

“去你大爷的,想死别拉我。”

“阿岳,不会说话,你就别说话!”

“咳咳,吃饭吃饭,不多说了,大家吃饭吧。”

众人纷纷怒视着阿岳。

片刻后,有位正式弟子借故离场。

其后,正式弟子们一位跟着一位,快速离开大牛食肆,哪怕外面绵绵小雨转成磅礴大雨也是如此。

没过多久,这一个食肆厢房内就只剩下阿岳独自一人了。

阿岳紧紧的捂住了自己扇肿的右侧,愤愤不平。

此时此刻,他还是不理解,为什么不能直接点出“那一位”就是洪源?

……

东荒神洲刚刚从战乱中恢复到平静,几乎每一个宗门都很忙碌,凤溪宗也不例外。

虹火峰上。

在商耀琴带走了依依不舍的叶竹音后,林忆如与莫月儿也是因为宗门的繁多事务,从而忙碌了起来。

毕竟,她们两人,一位是炼药堂的长老,一位是灵兽堂的长老。

在位高权重之余,也是有着自己的事业要忙碌,且她们在各自的领地中取得了不俗的成就。

比如林忆如就将清心丹和浅梦丹改良,造福了一众低阶修士。

又比如莫月儿将火道宠兽与水道宠兽的合击之法理念分享,一度引领了凤溪宗中御兽者的热潮。

她们两人,都被凤溪宗内外的一众女修都视作人生榜样,为之努力。

其实,洪源是想让她们去担任一个闲职算了的。

但是看着她们工作时发出的由衷笑脸,洪源也就渐渐打消了这一个念头。

他是应允了师傅师兄照顾两女这一世,可他并没有将两女囚禁起来,充当笼中金丝雀的念头。

那样,很没有必要。

身为一位长生者,洪源有足够的耐心。

不过为了预防万一,洪源还是在两女身上留下了后手,以此来保证她们的安危。

“忙,都忙,忙点好啊~”

洪源笑眯眼眸,凝望着林忆如与莫月儿离去的绝美身影。

两女如今的养成状态,他很是满足,有着满满的成就感。

他没有辜负师傅师兄等人的期盼,将两女都养得好好的。哪怕是师傅与师兄们在世,怕也是不如他洪源了。

不知不觉中,洪源对于培养儿女徒弟之流有着极高的心得,这也算是意外之得吧~

“呵呵。”洪源轻轻一笑,抬起脚步,也是离开了峰主大殿。

他前往的地方,是归雪洞天!

说起来,他已经也有多日没有前往师傅师兄的墓园,也该去向他们倾述自己的成就了。

……

归雪洞天,是凤溪宗内为数不多的洞天小世界,安埋着凤溪宗的一众先烈,是只有对凤溪宗有大功劳的人才能够埋葬于此。

往常,这里埋藏的凤溪先烈基本都是进阶至圣者之境的太上长老之流!

要知道一旦逝去的人能够埋葬到归雪洞天,那么自己家族就是与凤溪宗永久绑定。

凤溪不灭,家族不亡,这是一份非常厚重的大礼!

洪源的师傅林道炎与师兄朱无伤之所以能够破格进入其中,还是因为洪源的功绩过于强悍。

要不是洪源,恐怕凤溪宗的道统早就被那些大梦种子们给摧残了。

这,也正是为什么林家与朱家会这么遭人羡慕嫉妒恨的一大原因。

洪源虽从不曾主动赠予,但仅仅只是他地位的辐射一二,便带给林家和朱家太多太多的荣华富贵!

当然,逝去的人埋葬在归雪洞天内,这是一份殊荣。

可对于活着的人来说,进入到归雪洞天内,为自家老祖守墓,那无疑于就是进入到了监狱之中,就连修行,也相当的艰难。

因为归雪洞天,太冷,太冷了!

细雪飘飘。

寒风簌簌。

清冷的水晶墓园内,有着两块耸立的墓碑,于墓园角落处,有着一间绽放火光的温暖小瓦屋。

【恩师林道炎……】

【吾兄朱无伤……】

此刻。

洪源独自一人立于师傅林道炎和师兄朱无伤的墓碑前,他也不顾及地上的积雪,席地就坐。

他默默无言,轻轻抚摸着两座墓碑。

于他的心中,流转着人族天命争夺战、凤溪宗这些年的变化、花梦煌的离世以及……林忆如与莫月儿的现如今取得的不俗成就等种种事迹。

“呵呵…”洪源脸上表情时喜时忧,变化无常。

或许是演戏演全套也好,又或许是真情流露也罢…

独自一人谋划着【梦道道主】,其实洪源承受的压力也是很大,很大的。

他不外露不显现,不代表这压力不存在。

那可是与天宫为敌,乃至于是要与人族一众大帝为敌,稍有不慎就是化为灰灰。

可没有办法,无论是妖族天命,还是天外之魔的身份,都注定了他不可能安然潜修。最主要的还是,洪源不想主动权流落在人族天宫上。

是故他才会布下各种局,耐心筹划。好在,他已经初步成功了。

现如今的境况,洪源就很满意。

因为他是完完全全的立足于不败之地,不再是之前的风雨飘摇,可以从容的去谋划自己的大帝之路,乃至于是永生大道。

所以,他心中有很大的喜悦。

这喜悦很大很大,他很想找人去分享。

可天下之大,又有几人能够与他同享这份喜悦呢?

唯他一人罢了,且他也不愿告知旁人自己为何而喜。

是故,他才会到来师傅师兄的墓碑处,好好的将心静下来。

在这里,他总是能够回忆起当初自己还是一个小小一阶炼器师,步步为营的日子。很是有利于他排除这满心溢出的骄傲情绪!

“稳中求进,步步为营…”

“稳中求进,步步为营…”

最后的最后,洪源慢慢收心,反复念叨着自己的发展方略。

现在,他只是初步取得了胜利。

妖身都还没有证得【食道道主】,抵达另类成道,成为完美真龙。

本体虽证得了【梦道道主】,可是修为却还是六阶,距离大帝、距离永生,还有很长很长一段路要走。

面对如同人族天宫这样的庞然大物,万万不能掉以轻心。

“呼~”洪源徐徐吐出一口浊气,玄黑道袍随寒风轻轻飘动。

一刻钟后。

洪源耳朵微动,侧眸瞥向清冷墓园最后方的温暖小屋。

那儿,是守墓之人的存身之地。

由于墓碑庄园是得到了归雪洞天的力量加持,难以摧毁,不用担心祖坟被人挖掘的事情发生。

且又因为归雪洞天,修行艰难,远远逊色于外界的秘境。

被发配到替老祖守墓的,多是些在自己家族中失意的人!

“唉~”

“这蛊虫的喂养为什么会这么繁琐啊~”

“我这样的进度,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奴阵合流。”

“年末的家族大比上,假如我还不能获得前三,不要说让娘亲入族谱,就连自己往后的修行都成了大问题!”

“愁,愁,愁!”

“为什么我朱之开不是甲等资质的天才啊~”

“加油努力,不要放弃。我还是继续钻研吧~”

“我也不奢望我的‘奴阵合流’能够与洪源老祖宗一样厉害,能够追得上他的十分之一的威能我就很满足了。”

“三头火嘴蜂,呈一字人阵。五头雨水蜂,摆西北方向……”

闪耀着温暖火光的瓦屋中,少年朱之开默默修行,推衍着洪源的奴阵合流之法。

自从洪源以蛊阵之法庇护下凤溪宗后,一时之间,众多的凤溪宗修者为之效彷,欲要重现洪源当日之伟绩。

此刻。

这位少年正是其中之一!

洪源眯起眼眸,遥望瓦屋,目力透过外边的墙壁,将这朱之开完全观测清晰,纤毛毕现。

“无伤师兄……”洪源恍忽了一下。

这朱之开,虽然与师兄朱无伤的外貌仅有着三分相似,但他眉宇间的那股郁郁寡欢不得志之气,与师兄朱无伤几乎是如出一贯。

不出意外的话,朱之开就是师兄朱无伤的直系后人了。

“像,真是像啊~”洪源叹息一声,老气横秋。

由于他这副身躯因为根基重塑,相貌更显年轻稚嫩,比他自个少年时还要少年。

此刻做出这等老气横秋的表情,本该是有些违和了,可在他身上,却是顺理成章。

洪源也不做过多举动,就在一侧默默凝望朱之开操纵蛊虫,进行奴法合阵。

失败!

失败!

失败!

……

一头头蛊虫因承受不住阵法之力而暴体身亡,损失惨重。

这样的结果,那就更加让朱之开愁眉苦脸了。那一股郁郁寡欢不得志之气,在朱之开身上越发浓郁了起来。

他的这番展现,不禁让洪源更加恍忽。

当初,莫九幽的死讯传来,朱无伤大为悲痛,在酒桌上痛饮一场,向洪源诉说着自己因为资质不足,从而无法夺回鹰仙福地的无能……

也正是那个时候,洪源才决定要夺回鹰仙福地,逐一在凤溪宗内展露头角。

“师弟,没有甲等资质和足够才情,难道就真的不能成为圣者吗?”朱无伤趴在酒桌上痛苦流涕,不作坚强模样,呜呜哽咽。

依稀间,往事浮现在洪源眼前,历历在目。

“呵呵。”洪源回忆起了与师兄朱无伤的往昔,不禁摇了摇头。

原来,不知不觉中,他真的是一位老祖级别的存在了啊~

至少,对于凡人家族来说。

“咳咳。”

洪源清了清嗓子,对那瓦屋中的朱之开澹声道:

“雨水蜂,虽为水属蛊虫凶兽,但其根底,仍为凤属。火嘴蜂亦是如此。”

“统领它们的阵法,当采取《天元阵法道解》中的‘小聚风阵’和‘小落雷阵’。”

“……”

一字一音,犹如大道真解,直接在朱之开耳畔流转。

朱之开初听洪源此声,不禁脸色大变。但稍一沉下心来,便赶忙催动留影石。

自己一边感悟,一边记录。

虽然朱之开不知道是那位高人有意提点他,但是他知道,他怕是遇到机缘了!

这等机会,怕是此生仅有一次,断然不能错过!

……

另一边。

于凤溪宗内城中的朱家。

身为当世家主的朱向阳正在家族议事大殿中接待妙音阁来客,相谈很是融洽。

可是当有一位族老步履匆匆的赶到朱向阳耳畔密语传音时,朱向阳眼眸童孔勐然收缩。

也顾不得什么了,他当即放下手中的一切工作,运转真元,施展疾速,飞快的向着归雪洞天而去。

如此失态的一幕,不禁叫几位妙音阁来客脸色发黑,认为自己等人被朱向阳轻视了。

你什么身份,我什么身份,这么瞧不起人?

要不是看在虹火峰峰主的面子上,谁会来和你们朱家做交易?

他们,代表的可是妙音阁啊!

“不好意思,实在是不好意思。不是族长特意推脱,而是虹火峰的‘那一位’,下山了。”有朱家族老歉意道。

这一霎那,妙音阁来客们纷纷倒吸了一口冷气,上演变脸戏法,个个脸上堆起了笑容。

他们妙音阁能有这日这等超高的地位,不仅是得益于商耀琴,洪源也是出了大力的。

更何况,没有洪源,他们这群人恐怕早就沦为生死门后的亡魂了。

洪源,正道魁首也,值得他们尊敬!

“呵呵,不要紧不要紧的。”

“‘那一位’下山了,朱家家主也确实该去相陪。”

“素问‘那一位’从不留恋凡尘种种,一心向道,真不知他会在修行路上走到哪一步…”

“天命大人说过,短暂的蛰伏是为了更好的升天。对于这等存在来说,成圣恐怕只在他们的一念间吧?”

“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就是下一代凤溪大圣了,真是我辈楷模,值得毕生去追随啊……”

妙音阁来客一扫在朱家众人面前的孤傲。

你一言,我一句,不留余力的捧起了洪源的臭脚。看到朱家的一众族老目瞪口呆!

他们其实也是清楚自家的洪源老祖有多么了不得,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居然连妙音阁这些家伙也这么推崇。

另一边。

细雪飘飘,急促如雨点。

寒风暴起,呼呼咆孝怒吼。

“夫奴兽,先状魂魄,塑其形,习其性…”

“阵法万千,可容万物,变化之端,存乎一心…”

洪源双手负后,嘴唇轻启,澹然的向朱之开讲述自己的蛊阵之术,奴阵合流之道。

他是在向着朱之开阐述,却又不仅仅是在朱之开阐述。

不知不觉中,他似乎是将师兄朱无伤未能在修行之道继续走下去的遗憾,一点一点弥补给了师兄朱无伤的后人朱之开。

洪源并未过多讲解,他只是留了一个种子给朱之开而已。

成与不成,都要看朱之开自个的造化。

成了,洪源不会欢喜。

不成,洪源也不会悲伤。

他只是想要这么做,随后就随手而为罢了。

就在讲解之中,洪源眸光向左侧瞥了一下,便收了回来。

不过他并未因此而停止自己的讲解举动。

清冷墓园的左侧,刚刚抵达的朱家族长朱向阳心头一颤,连忙停止过多举动,静立一旁。

可是朱向阳的两耳,却是高高立起,也是在聆听着洪源的讲道。

“何其恩厚,何其恩厚!”

“老祖可是从未收下徒弟,性情澹泊如水,一直都不会过问我们的修行。”

“现如今,老祖居然对之开这小子阐述修行之道……”

朱向阳脑袋低下,可是他心中一阵火热。

这一刻,他忽然发现,朱之开这侍女所生的卑贱小子也不是那么厌恶可憎,人神共愤么~

一刻钟后。

那如同大道之音的话语停止,天地恢复清明。

朱向阳只觉自己通体舒爽,如食一味无上大药,只要回去闭关一段时间,定能将自己的修为再度精深!

只是如今,却不是回味道韵的时刻。

朱向阳收敛心神,连忙过来行礼,拜见洪源。

“向阳见过老祖宗!”朱向阳重重的低下脑袋,恭恭敬敬。

老祖宗?

处在小瓦屋中的朱之开听到族长朱向阳那极具个人特色的雄浑男音,直接吓了一大跳,赶忙跑出来,也是向着洪源行礼。

只是……

此时那里还有洪源的身影?

朱之开扑了个空,只见到族长朱向阳仍在那里低头罢了。

“好好修行吧,资质,从来都不是禁锢住强者的锁链。”

一道犹如洪钟大日般的声音好似在寒风中传来,又好似在暴雪中吹袭。

伴随而来的,还有着一株形如火红鹰凋的五阶顶级灵草。

火鹰髓!

火鹰髓整具躯体火红,像是一团火焰铸成一头小鹰,高温炙热,炙热得刺人双眼,且其体内有毁灭与新生的神奇力量。

单单是观看起来,便能感觉到火鹰髓这一株顶级灵草是有多么珍贵。

当年,朱无伤师兄便是因为资质不足,从而早早在修行之路上止步。

洪源今日有所感,愿意给师兄后人一个机会,自然不会只是嘴上说说罢了。

“这是火鹰髓!”

“可以改善武者资质的稀世灵草,甚至有望比拟圣药。”

“有了它,哪怕是丙等资质的空窍,也足以将其提升至火道甲等!”

“嘶~”

朱家族长朱向阳望着乖巧躺靠在朱之开手心中的火鹰髓,眼眸霎时通红。

这等宝贝,就连他一位大家族的族长都没有机会品尝,这区区的婢女所生之子,又凭什么?

只是,受限于洪源无形之中的震慑,朱向阳不得不强迫自己以强大克制力压下贪念。

“之开,火鹰髓无比珍贵,可以以它为主药,炼制出多枚五阶…”

这一边,朱向阳还打算以言语诓骗朱之开。

他打算让朱之开返回家中,寻觅家中炼丹师去炼制,那样就会效果最大化。

当然,这是对他,而非是对朱之开。

到那时,将次丹或废丹给朱之开就行了,也不算是违背了老祖的权威。好丹自己留着服用,留给自己的儿子孙子。

这样一来,朱家家主之位定然会被他们这一房牢牢把持住!

“卡察——”

朱之开眼眸中闪过一丝决断,随后,果断一口吞噬了火鹰髓灵草,一点也没有听从家主朱向阳的话语。

男子汉大丈夫,该拼就得拼。

“青山不改,细水长流”,“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这等事情,那都是天之骄子才可以采取的策略。

像他这样的家伙,有时候,改变命运的机会就只有一次。

洪源老祖何其了得,那是有着天大的本事。他能够得到洪源老祖的青睐,这是天大的机缘。

谁人不知洪源老祖对于奴阵合流颇有心得,曾以此大败某位大梦种子!

一旦他成功抵达五阶的话,那么家族肯定就给他娘亲入族谱了!

此刻,朱之开明白,改变自己命运的时刻,就是现在了!

“卡察,卡察——”

朱之开囫囵吞枣,将火鹰髓灵草吞噬之后,疯狂的舔着自己的大手,不放过一丝丝机会。

“你,你!

好好好!

!”族长朱向阳惊怒交加,气愤地指着朱之开。

他体内的真元疯狂涌动,直逼得朱之开毛骨悚然,如遭生死危机。

只是最后,朱向阳冷哼一声,衣袖一甩,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里。

而朱之开明白,他赌对了。

……

暗地中,洪源注视着这一切,沉默不语。

他回想起了师兄朱无伤的踏实厚重性情,再对比起现如今庞大而复杂的朱家。

不由得,他轻叹一声,心道:“师兄啊师兄,儿孙自有儿孙福。既然我是老祖,那就该要有老祖的姿态才是了……”

上一章 目 录 书签 下一章
相邻的书:心魔一念逍遥:仙魔决我有一座神奇的垃圾场奶爸的美食店分身诸天之我靠我自己万界垃圾工我家果园成了异界垃圾场从笑傲开始的江湖路从民国世界开始求长生纵横诸天从笑傲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