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小说网 > 军事 > 晚唐浮生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返回目录

第三十章 对进

【书名: 晚唐浮生 第三十章 对进 作者:孤独麦客】

热门推荐: 仙帝归来神魂至尊都市超级医圣都市极品医神修罗天帝逍遥兵王战神狂飙超级女婿茅山捉鬼人狼与兄弟

此时战场的走向十分诡异。

明明没有大规模的交锋,双方都在紧锣密鼓的调动。除了行军还是行军,但就是给人一种非常紧张的气氛,仿佛一击必杀的战斗随时都会展开一样。

四月二十三日,四万余淮军布满了淮水北岸,从临淮到徐城,浩浩荡荡,气势逼人。

汴水之上,舟帆云集,船只吃水极深,满载各类物资。

杨行密早就知道邵树德就在附近活动,因此许下了厚赏,诸军士气高昂,纷纷北进。

二十四日,他们收复了空无一人的徐城县,贾公铎率四千人进驻该城,屏护侧翼。

xiaoshuting.cc

杨行密的大军在徐城至汴水一线等待了数日,等待后方赶制的车辆输送过来。

很遗憾,因为实力所限,送过来的各色车辆中,专业克制骑兵的偏厢车很少,大部分还是辎重运输车辆,不过也能凑合着用就是了。

对付大群骑兵,没有车是不行的。

“大王,夏人没有道理弃守徐城。按照常理,应该囤积足够粮草、器械,修缮城防,遣兵固守。”淮水北岸的码头之上,高勖说道:“若我大举攻城,则贼人坚守,消耗我军兵力、士气,关键时刻遣骑军冲突,能得大胜。若我放过不攻,则纵兵出城,截断汴水河道,阻我退路。似这般不战而退者,委实奇怪。”

截断汴水河道有很多种办法,比如上铁链、放火船等等,都是人所熟知的。当然这种只能截断一时,比如在两岸铁索拦河,古来有之,破解之法便是将其斩断或熔断。火船的话更复杂,徐城到汴水还是有段距离的,造船再运过去,需要时间,很难不被发现。但无论如何,都是威胁,是埋在后方的钉子,必须拔之或备之,能消耗或牵扯很多兵力。

似这般直接放弃的,无疑是在吸引他们深入淮北了。

杨行密也是征战多年的老行伍了,如何看不出来?但他还是很犹豫。

邵树德就在宿、泗一带活动,虽然行踪飘忽不定,但万一他愿意过来决战呢?

这边四万余人马,邵树德撑死了三万人,步兵的军号是“捧日”,其他多是骑兵,还是可以打的。

捧日、捧圣二军,并不值得忧虑,战斗力还不如他的淮军老部队。

“大王,兵凶战危,谁知道敌军打的什么主意?”见杨行密不语,高勖急了,不住劝道:“还请大王坐镇临淮,遣骁将北上即可,若遇夏贼大队,再全师北上不迟。”

临淮县就在淮水附近,杨行密屯于此处,自然是安全的。高勖如此建议,摆明了不看好此番北上征战之事。

高勖是老人了,也是为他着想,意见不能不听。杨行密想了想,道:“那便遣拔山军北上。”

拔山军是拔山都发展而来,最初是七千孙儒降兵,后加入了三千淮军精壮,打散后混编,已有数年。在润、常等地,与据有两浙的钱镠部交锋多次,胜多负少,也是一支劲旅了,属于老杨手里的主力之一。

衙内军与之类似,六七千北归人,配了三四千淮军及招募的徐州武人,编制一万出头,常年在南方作战,曾与苏州刺史杨师厚联合作战,大败过顾全武部。也与庐州兵合作,数次攻入寿州,击败过朱景。

另有宁国、奉国二军,各有万人,和拔山、衙内一样,北归人混搭徐、淮旧军精锐,整编后上战场,曾配合田覠,大破升州冯弘铎,又在太湖击败过浙西军,战绩也不俗。

当然老杨的心肝宝贝还是黑云长剑军。

黑云长剑军其实是两支部队,即黑云都和长剑都,最初有五千人,是从十余万孙儒降兵中精挑细选出来五千精兵。战力强横,军纪极差,凶残无比。杨行密有时候都觉得驾驭不住这支勐兽,与李罕之的兽兵是一路货色,不过老杨比李罕之有钱,手腕也更出色,能够收服这些人,稍稍约束住军纪,让他们卖命罢了。

黑云都是骑兵,两千五百余骑,柴再用为指挥使。长剑都六千余步卒,李简为指挥使。

这几支部队,加上有千余骑规模的云骑军,算是老杨的主力了,也是他能掌控的核心武装力量。东征西讨,压服各路诸侯,全赖于此。

拔山军指挥使袁桢接到命令后,没有丝毫犹豫,当天就带着车辆北上。

他们沿着汴水西岸行军,舟师携带粮草物资随行,直奔虹县而去。

二十五日,杨行密按捺不住,自领淮军主力两万余人北上,与拔山军保持着一天的距离。

盱眙镇将张训亦将兵数千渡河,随时援应。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历史上的那场清口大战:杨行密以三万北归人为主力,配属朱瑾、史俨、李承嗣的上万骑兵,外加一两万地方州县部队,对上朱全忠的八万大军。

时移世易,一切是那么地相似,一切又看起来完全不同。

******

四天的时间,李唐宾部南行了足足一百四十里,可谓神速。

现在他们遇到阻碍了。

战场上总会遇到各种破事。有的是纯粹的意外,有的则是必然。

杨行密临西进前,吩咐拓跋仁福的三千骑兵自楚州渡河北上。

拓跋仁福动作不慢,接到命令后就北上了。在泗州涟水县领取补给之后,继续行军,然后在沭阳、涟水交界处,与夏军不期而遇。

可以说是意外,也可以说是必然。

双方的斥候早在几十里外就发现彼此了,结果还一头撞上,只能说是共同的选择。

担任先锋的龙虎军副使华温琪没有丝毫畏惧,继续行军一段距离,然后找了个合适的位置,下令结阵。

辅兵们动作迅速,将辎重车辆围起来,构成了多个圆阵。

战兵们手持步弓、长枪,严阵以待。

轮换的战兵、辅兵席地而坐,谈笑风生。

龙虎军虽然是杂牌,但战斗经验却很丰富。他们最初为梁王朱全忠效力,屯于濮州南境,长期对抗朱瑄、朱瑾兄弟,厮杀频繁。

投靠夏王之后,与阎宝、朱瑾交手多次。

这样一支部队,自然不会太过畏惧骑兵,毕竟被朱瑾冲过好多次了,知道该怎么做。

拓跋仁福策马驰上了一处缓坡,居高临下俯瞰全局。

夏兵一共四千人,战、辅兵各半,看起来经验丰富,十分干练。

他感觉这仗不好打了。

有辎重车辆遮护,骑兵没法直冲过去,只能在外围兜圈子。

事实上目前战场就是这个情况。

千余骑围着车阵左转转,右转转,始终找不到下口的地方。有人按捺不住性子,策马冲上去奔射,结果连人带马,被步弓射得跟个刺猬一样。

没人敢继续冒险了,双方僵在了那里。

龙虎军步卒站在辎重车辆之上,挥舞着长枪,大声嘲笑、辱骂。

拓跋仁福的部众不甘示弱,纷纷回骂。

这场战斗显得有些滑稽。

“最烦这些见多了阵仗的老油子了。”拓跋仁福暗叹一声晦气。

南投杨行密之后,为了证明自己的价值,他曾经随军出征江西饶州。

战斗中,他的骑军遇到了一支三千多人的江西步兵,他们同样环车为阵。当是时也,拓跋仁福只率部作势冲了一下,贼军便动摇了,冒险抵近驰射后,敌军竟然直接溃了,打得那叫一个轻松惬意。

但狗日的刘知俊,死硬死硬的。那些步兵,竟然还敢嘲笑辱骂他们,浑然不当回事。

僵局维持了好一会,龙虎军似乎不耐烦了,辅兵行动了起来,改变了一下阵型,圆阵变成了一字长蛇,竟然继续前进了。

军士们在车阵的掩护下,人披甲、弓上弦,保持着警惕。

这风采,和当年刘寄奴的北征大军别无二致了。只不过当年人家玩得更花,护卫两翼的四千辆大车上还挂着幔布,你都不知道他们在里边做什么。

拓跋仁福的骑兵在外默默跟着,时不时派人上前挑衅,不过都被步弓驱散了。

行走了两个时辰后,车阵又停了下来,全军休息。

拓跋仁福已经下了高坡,非常无奈。真让他们继续这么走,一路跑到清口去,你冲还是不冲?

斥候从北方奔马回来,带来了最新的消息。

“撤!”拓跋仁福恼怒地一甩马鞭,消失在了南方的天际边。

华温琪站在一辆马车上,有些遗憾的叹了口气。

敌骑没有硬来。若下马步战,华温琪甚至有信心来个以步破骑,大大涨一把脸,让夏王他老人家看看,龙虎军也是能打的,不比铁林军差多少。

义从军都虞候王敬荛带着两千骑冲了过来,在得知贼骑已退之后,放弃了追击。

“可惜了,没法突袭清口。”王敬荛将铁枪收起,砸了咂嘴,有些遗憾。

“你还指望奔袭三百里不被贼军发现啊。”华温琪笑道。

他与王敬荛也是老熟人了,彼此关系不错。

王敬荛的夹马军在扶沟全军覆没,本人被俘,没想到现在做到了义从军都虞候,让华温琪很是羡慕——到了这会,他还在杂牌部队里厮混。

“淮军战力如何?”王敬荛问道。

“你说的是拓跋仁福吧?他的兵比以前有长进,但也没强到哪去。”华温琪说道:“清口守将名叫徐温,以前执掌黑云都的,算是杨行密心腹了。听闻带着奉国军镇守清口,还有一些土团乡夫,不知其数。奉国军是杨行密的老部队了,但战力应该不如——”

“不如夹马军嘛,有话就直说。”王敬荛哈哈一笑,道:“这次便攻贼军营垒,看看他们成色如何。若敢与我野战,正好将其全部料理了。”

一路南行,打过海州、徐州的地方部队,感觉其战斗力也就那样,不甚强悍。一开始淮军还敢出城野战,比划比划,到后面都是以守为主了。

野战能力还是有的,但不够强,以多打少或能赢,但同等兵力、同等状态下,王敬荛觉得义从军当能战而胜之。

拓跋仁福的小插曲过去之后,大军加速前进。

四月最后一天,华温琪部抵达清口以北数里,扎下营寨。

李唐宾部两万余人的果断南进,犹如一记响雷,震得淮河上下为之失声。

上一章 目 录 书签 下一章
相邻的书:妖魔复苏:我觉醒了山海经一觉醒来听说我结婚了这题超纲了七芒星我成了游戏里的反派之王基建:我在乱世求生存荒岛生存大师默示Ⅰ:方舟我的野生动物园我的艺人邻居
一键听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