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小说网 > 其他 > 忍界伐冰之家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返回目录

第九十五章 坦诚

【书名: 忍界伐冰之家 第九十五章 坦诚 作者:范仪同】

热门推荐: 逍遥兵王修罗天帝都市超级医圣狼与兄弟超级女婿仙帝归来都市极品医神茅山捉鬼人战神狂飙神魂至尊

很多人认为自己是理智的,事实可能出乎大家的意料。

有了超嗅觉感知后,古杉卜水没有敏锐到读心的程度,确实能大致根据气味的变化,分辨情绪的倾向。

至少身体上的喜怒哀乐还是能了解到的。

夕日红突如其来的好奇心,以及期待之情,让古杉卜水都有点意外。

青春期的孩子,对长得好看,还比较优秀的异性抱有好感也很正常,但是,像夕日红这样,朦朦胧胧地示好已经数年了,依然还没打消念头,尝试和猿飞阿斯玛亲近,着实有点奇怪。

迎着对方好奇中透着期盼的目光,古杉卜水斟酌着措辞,稍显正式地答道:

“这……不是关系好不好的问题,我和孩子她妈之间,或许没有轰轰烈烈到让人感动的情爱之心,相处也还算和睦。长久以来的相伴,早已经如家人般难以割舍了。女儿的出生,是契机,也是开始,但并不是说我们感情不好。”

所谓一见钟情的轰轰烈烈,或者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执着,大抵上都是见色起意或者感情偏执的结果,歌颂它们的美好不是问题,真将其当做为人准则甚至失志不渝地追求,就有点不正常了。

至少古杉卜水和红叶,在这一点上还是很契合的,年长的大姐姐女仆,和思维早熟的贵族公子之间,压根就没有那些情爱小说中婉转悱恻的凄凉故事,只是在相处的过程中,渐渐磨合而互相认同,一起生活,共同面对未来罢了。

“不太明白,有点难懂……”

御手洗红豆歪着脑袋,想了片刻也不知道古杉卜水的真意,

“是或者不是,简单的回答,偏偏说得这么麻烦。”

微微摇头的古杉卜水笑着回应道:

“内心热情如火,却又懂得克制。一言以蔽之,就是我们相处很好,而且懂得克制,在男女之事上,不过分贪婪。老实说,虽然是因为意外而越走越近,但我觉得很幸运,即便地位有参差,实力有高下,为人处世倒是挺相像的。如此合得来的伴侣,挺难得……”

“是嘛。”

随着古杉卜水的回答,夕日红的情绪瞬间由兴奋转为低落,绯红的醉脸更加显眼,透着一股弥散的颓废之意。

酒这种东西,当真是情绪的催化剂,让原本温润如水的女忍者更加容易激动。夕日红如此,本来就不怎么克制的御手洗红豆更是如此。

说白了,酒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所有宣传喝酒养生,软化血管,促进循环,有益身体健康的说辞,全都是鬼扯。

酒就是酒,不论里面加多少“高科技”,研究出多么昂贵高档的奢侈品酒,其本质都是不变的,酒精就是一种有害的致癌物,每一次喝酒都是对身体的摧残。

人们享受着醉酒后晕乎乎的感觉,其实就是一种中毒症状,总有推崇者乐此不疲,甚至沉迷其中,就和嗜辣、抽烟以及极限运动等都差不多,只是表现方式和危害程度不同,就是一种成瘾症状。

当然了,忍者的体质极佳,有查克拉保护自己,但依然不能豁免喝酒带来的伤害。

从父亲古杉正诚那里得来的“祖传秘技”,更容易让古杉卜水分辨出夕日红的情绪变化,平时肯定不会如此敏感,被区区几句话而影响心绪。

感觉到气氛有点不对,准备再说几句场面话就告辞离开的古杉卜水,正在思索着该如何开口而不显得尴尬,就听夕日红抬起头,泛着血丝的双眼看着古杉卜水。

“你应该是知道我的想法,每次想跟你单独说会话,总会被敷衍过去。搞得我一度觉得自己魅力不够,入不了你的眼,所以被嫌弃。后来才发觉,似乎不是那么回事……”

酒不醉人,人自醉啊!

喝多了,确实会说一些自己过后会万分羞愧的话。

“呃?”

说这个,古杉卜水可就不好装傻了,该怎么解释?

就说咱们只适合进行“平行慢跑”的运动,别扯什么情情爱爱的噱头,打一打友情炮?

古杉卜水不可能放弃少督的继承权来迎娶一位地位没有高到让家族妥协的女忍者,夕日红也不可能接受被金屋藏娇当情妇,那就不要浪费彼此的精力了。

相比之下,红叶这种差一步就烂到泥里,更加现实,容易接受现状的女子,更适合古杉卜水的未来,甚至比不知道哪里来的贵女,小国公主更让人满意。不执着,不奢求更多,愿意为了自己,为了女儿,为了家庭努力奋斗,可以长久相伴下去的,比不知道会死在哪一次S级任务里的忍者要强多了。

除非实力强大到纲手那个地步,掌握了战略级的优秀忍术,或者地位高到能帮助古杉卜水整合世俗与忍者,双线发展,齐头并进,有威望与光环加持的豪门大阀。

起码也得是日向宗家,或者宇智波嫡系,其它猪鹿蝶、猿飞、犬冢、油女等都差了一大截。

夕日红的主族,连小忍族都算不上,甚至不如已经衰落得不成样子的鞍马家族。

诚然,夕日红在父母早亡,失去了庇护和靠山的情况下,还能凭借自己的能力与才华,走通幻术忍者的路,将来还会顺利晋升上忍,着实有几分本事。

可是,古杉卜水缺的是一名精通幻术的上忍?

听着夕日红絮絮叨叨地说了会醉话,古杉卜水待对方似乎消停了一会,才认真地答复道:

“也许我表述得有点直白,但是,为了不互相耽误,还是说清楚。古杉氏的个人情感,注定不是那么纯粹的,我的婚姻大事,更是无法摆脱一些你可能觉得很俗气的考量。你看到了我在木叶村表现的模样,但那不是全部。我跟你都是木叶村忍者学校的学生,接受了同样的启蒙教育,塑造的价值感、人生观,也不会相差太远。”

慢条斯理地述说着,让被酒精侵蚀得有点迟钝的夕日红有点反应时间,古杉卜水以简洁的话,将复杂的问题说清楚,

“门当户对,我本人不在意,但是周围的亲朋好友看得很重。爱情这种事,很重要,但也只是人生的一部分,我不会因为这一点而抛弃其它。红叶是个坚强的女子,承受了许多非议,即便是没有名分地为我做了好多牺牲,还生下了香燐这个可爱的女儿,也愿意继续相信我,会给她们母女一个光辉的未来。我也愿意回应她们的期待,继续和她们一起迎接未来的挑战。虽然有些别扭,但亲情、友情和爱情都能兼顾。而木叶村培育的正统忍者,能接受我们古杉氏这种老迈、腐朽到快要被淘汰的古板生活方式么?”

如今的夕日红才二十岁出头,比古杉卜水小几个月,还不是七八年后,身材更加劲爆,打扮更加艳丽的成熟女子。

现在的她,还透着青春期尾声的清秀,成年人的世界还没有过分深入的夕日红,远没有印象中的那股风韵。

甚至,还有点小冲动。

“没有试过,你怎么知道不能接受?”

小声地嘶吼,古杉卜水也不知道这两个词怎么搭配起来,可夕日红在稍微有点失控,却还勉强维持着体面的态度,让少家督明白了什么叫压抑的冲动。

《剑来》

古杉卜水笑而不答,掏出一大叠钞票,放在桌子上。

“你有点醉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江湖儿女,确实不拘小节,但夕日红确实不是会说出这种话的人,哪怕是平时口花花地和古杉卜水开玩笑,也不是真的代表她们裤腰带太松。

未来的御手洗红豆似乎一直单身,而未婚先孕的夕日红其实也是有了确定会和猿飞阿斯玛喜结连理的未来,才有提前私定终身的举动。

总体而言,忍界的风气是趋于保守的,只是程度有所不同。也许会有人管不住下半身,可对婚姻与家庭,是极度重视的。

就比如和马,古杉卜水是绝对不会信任他的,一个抛妻弃子的人,没有任何信誉可言。

叫来侍者,嘱咐多加关照后,古杉卜水礼貌地告退。

待包厢中只剩下两名女酒豪后,夕日红才叹息道:

“别装了,他走了。”

原本在一旁趴在桌子上昏睡的御手洗红豆挣扎着爬起来。

“真没劲,我还以为你会像以前那样,老老实实被敷衍过去,没想到还真敢将窗户纸捅破……”

“我有预感,今天是最后的机会了。不管成与不成,至少有个明确的答复吧。”

“满意了?”

“嗯!”

“放弃了?”

“才不要。”

夕日红拖着绯红的脸颊,眼神迷离地说道,

“他翻来覆去地说,其实我早就明白了。并不是觉得我不好,而是不够好,足以让他排除万难和我谈情说爱。你说,要是当初我有能力让他通过忍者学校的毕业考试,顺利成为忍者,是不是早就双宿双飞了?”

“笨蛋,那个时候你还和他不熟。我们也是后来才成为酒友的……”

“是啊!”

回忆起当初那段让人刻苦铭心的日子,就绕不过九尾袭村的恐怖。

家中的顶梁柱在九尾面前,宛若纸片般被撕碎,对十三四岁的小女孩来说,犹如天塌了。

有类似经历的孩子挺多,夕日红倒也不觉得孤单,只是周围那若隐若现的滴咕与怜悯眼神,让外表柔弱,实则要强的夕日红来说,宛若针刺心扉,郁结不得缓解。

也就是那个时候,原本装模作样地吸引注意力,想要亲近的猿飞阿斯玛,也趁机更加勤快地嘘寒问暖。

只是,夕日红需要的不是这些。

家人罹难,是一件悲伤的事,但不应该是怜悯与同情,甚至是犹如施舍般的恩惠。

因为意外,躲过了九尾袭村的古杉卜水,和夕日红以及御手洗红豆,因为共同的爱好,同为偷喝酒的叛逆,而结下了友谊。

同样心里藏着心事的三人,默契地没有互相揭伤疤,反而一起度过了情绪变化最大的青春期。

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分过赃,一起嫖过娼,人生四大铁杆关系,前两者对应了同学和战友,后两者概括来说,就是共犯,分赃和嫖娼自然没有,但违背法律,偷喝酒,其实也是满足条件的。

宽泛点来说,除了战友这一项相当勉强,其余两者都占了。

所以,三个人的私交比其他人要深厚一点也很正常。

只是,年轻的少男少女之间,有纯洁的友情么?

应该是有的,但是,因为情绪而让关系变得模湖的也比比皆是。

要说没有好感,那肯定也是不可能的,可是真正发展成情人关系,还欠缺了许多客观条件。

“按照时间推断,我们真正熟稔起来的时候,卜水他很可能已经知道自己有孩子了,那段时间他经常请假回家,估计也是处理这些私事吧。只是我们一直回避着,没有问清楚,以为时间会解决所有问题……”

结果,时间没有让朦胧的情感的种子萌发,只是让孩子长大。

待香燐这个女儿横空出世,已经来不及了。

御手洗红豆的解释,夕日红自然是明白的。

“谢谢你这些年听我的唠叨,还为我出谋划策好几次。真是麻烦你了……”

“别说傻话了,朋友嘛,不就是互相嫌弃,彼此埋汰,关键时刻又能互相帮助,怎么折腾都不离不弃的死党么?”

“嗯。”

稍微有了点精神的夕日红,抚了抚额头,将酒杯中的残酒一饮而尽,

“未来怎么样,不好说,但是现在,我确实不够优秀。甚至,处境更加恶劣了。几年前只考虑古杉氏能不能接受就可以了,现在想要横刀夺爱,难度更高了……”

有了女儿,还有在心中与妻子等同地位的异性,再想让他回心转意,难上加难。

“阿斯玛不好么?偏要死磕那个一看就心思不单纯的富家大少爷,以咱们两个的心思,还真不见的能玩得过他,你好歹也要吸取教训,不要继续投入感情了,不值得。”

“我有分寸……”

上一章 目 录 书签 下一章
相邻的书:那个Omega是绝世小嗲精在清穿文里养老御兽:我的兽宠可以无限加点御兽:开局契约堕落天使神魔战场:开局招募炽天使兰言之约茅山后裔火力为王误入浮华正经的公子增加了
一键听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