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k小说网 > 武侠 > 赤侠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返回目录

367 有点震惊

【书名: 赤侠 367 有点震惊 作者:红烧大黑鱼】

热门推荐: 仙帝归来逍遥兵王神魂至尊战神狂飙超级女婿茅山捉鬼人修罗天帝都市超级医圣狼与兄弟都市极品医神

“你把清源世子杀啦——”

终于可以再次自由走出岳阳楼的大公主,首先从八柱大蛟那里得知的一个消息,就是魏昊灭掉了清源世子。

“形神俱灭。”

魏昊神情澹然,显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他是清源世子,是龙神之子!”

“我连他爹都要杀,何况是他?”

“……”

听上去很合理,但大公主紧张无比,“清源世子身负皇命,有大夏朝的官身,并且……”

“殿下,你不要忘了,我也是‘千牛卫司仗使世袭左千户’,而且这个位子,是我不邀功不计较,才勉为其难收下的。若是较真起来,以我的功劳,封侯绰绰有余。”

“……”

“至于袁洪那个妖道,给清源世子配的那些帮手,我也请来了帮手料理。”

“那陆判官乃是地府大判,他此举,会引来大祸,神位不保啊。你是他的什么人?竟然护你到这般地步。莫非是后人?可你姓魏,他姓陆……”

阴司大神于阳间召开公审大会,饶是阴风阵阵、影影绰绰,还是群情热烈,官民激动。

有些胆子大的男人,更是将老婆孩子从睡梦中叫了起来,让他们也一起见识见识,阴司大神的风范。

反正今晚之后,不少人已经打定主意,若是有不公之事加身,就去这位大神跟前告状。

能不能管着阳间的事儿,其实也没底,可至少心头舒服。

横竖,还是有官老爷愿意听他们说啥。

芸芸众生的一个字、一句话,汇聚在一起,在这年头,就算是宛若山呼海啸,也是半点儿都传不到当朝相公耳朵里的。

相公们的桉牍之上,摆满的不是柴米油盐,而是大政大事。

一个人的鸡毛蒜皮,离他们太遥远;一个人的不公不平,他们也无法感同身受。

但这阴间的官儿,至少愿意审一审,至少愿意说一说,至少愿意出手。

哪怕只有一次,哪怕只有这一次。

那也够了。

定阳间人类的罪过,陆判官做不到;但是非人妖异的罪过,他却是能出手的。

该斩的当场斩,该放的当场放,该罚的讲明来龙去脉,怎么罚,在哪儿罚,都是条理清晰,绝不之乎者也,都是再粗白不过的大白话。

饶是岳阳城中的文盲,也是听得连连点头。

宣判的文书,头一次听得这么明白;这个告知于四方的公文,果然还是有给人听给人看的。

大公主跟岳阳城熬夜的官民一样,都感到震惊。

然而更震惊的事情是,陆判官夜里断桉之后,散了阴兵鬼将,悄无声息地离去,而后,出现在了岳阳楼外。

“大王,末将前来复命。”

“明天就会有本地百姓给你盖个庙,你信不信?”

长须美髯的陆判官愕然,旋即抬头看着魏昊:“臣,多谢大王提携之恩。”

“嗳,谈不上的。只要你守护一方、尽心尽责,这些都是应得的。我只不过是提前帮你刷一下民心人望,就相当于我给岳阳府的百姓作保,保你这位‘涉水安流保境安民巡护大神’,是个公道正神,不是邪神,也不是恶鬼。”

“末将明白!必不负大王……不,末将必不负一方百姓信任!”

“阳间的事情,你插不了手,但这水泽阴司之事,总还是你的职责。如今王朝末年,处处都是妖魔,真要是人族覆灭,鬼神的传说,又有谁来传说呢?”

“末将明白!”

人族,就是根基。

这一点,在阴间已经无数次证明了。

“大大大大……大王?!”

大公主杏眼圆瞪,掩嘴惊呼,“魏、魏昊……你、你……你不会是……”

“大胆!竟敢直呼大王名讳!”

“啧。”魏昊横了一眼陆判官,“姓名而已,取名不就是被人喊的?”

“是……”

陆判官一脸郁闷,心头还是犯着滴咕,暗道龙女无礼。

他刚才怒目而视、大声呵斥的时候,显露了忿怒鬼神像,乃是多目大鬼的真正鬼身,凶恶恐怖,使“鲸海大公主”吓得两腿发软,赶紧抓住了魏昊的胳膊,这才没有丢人现眼。

只是还未站稳,就被人一脚踹开。

“啊呀——”

亲妹妹怪叫着冲她呲牙咧嘴,白嫩嫩的小手儿作虎爪状,狠狠地挠了她一下。

“二娘……”

“哼!”

脖子一扬,二公主不去理会姐姐。

大公主感觉委屈极了,不过她这时候也可以肯定,眼前长须美髯的阴神,果然是地府大判,正宗的阴间大神。

只不过,神位发生了改变,他现在不做判官,跑来做什么“涉水安流保境安民巡护大神”,这听上去就是个夜叉的手艺,在东海就是个小官儿。

“魏……大象,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殿下,我也不知道从何说起,但大体上就是阴间那些个鬼神,让我做了几天阎王。然后他们就‘大王大王’的喊,我也实在是没办法。”

“……”

“是真的,我没骗你。我去‘龙墓’,也是以地府府君的身份出使,这才让‘龙墓’没有喊打喊杀。”

“……”

大公主感觉有点儿晕,脸色也潮红起来,她有些不可思议,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魏昊:“大、大象,你……你莫不是微服私访的阎君?”

“别闹,随便算一算就知道,我是一个凡人。”

“……”大公主感觉这话很有不适感,但还是道,“或许是宿慧被封,你是阎君转世?”

“真不是,不信你问陆判官。”

“哼!”陆判官不满地瞄了一眼大公主,“你们东海龙宫,真是越来越不知礼数。不过,本官看在大王心胸开阔的份上,不予计较。”

数落了大公主一通,陆判官才接着道:“我家大王乃是十国共主,镇杀阎罗,革新阴间,乃是十国鬼神心服口服之王,休要用转世之说来轻慢侮辱!”

“……”

“大王,龙女虽说忠贞,但这位……末将不吐不快,实在是远不如东海古老龙女。”

“陆判官,你这样就很好嘛,不要一板一眼的,偶尔也跟别人聊聊家常、说说闲话,这样才有人味儿。”

魏昊笑着道,“百姓敬你,不是敬你的鬼神忿怒相,而是敬你的官声、为人。亲和一点,百姓也会更加喜欢你。”

“可是大王,总……总还是要保持威严吧?”

“害。”

抬手拍了拍陆判官的肩膀,“该严肃的时候严肃,该活泼的时候活泼,要灵活嘛。时时刻刻都太过严肃,老百姓会不会望而却步、敬而远之我不知道,反正跟着你混的阴神鬼差,肯定是满肚子抱怨。”

“唔……”

“劳逸结合,将来遇到危难,愿意追随你的袍泽,甚至愿意为你挡下明枪暗箭的同道,其实会更多。”

“末将明白!”

陆判官是个直性子,他想了想,问魏昊,“大王,末将僭越干涉大王纳妃……是不是……”

“你想法还真是多。”

哭笑不得,对这帮鬼神,魏昊现在心态上就是摆烂,你爱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吧,横竖是纠正不过来了。

“你啊,不要想着我是不是会有什么‘帝王心术’,是不是会‘怀恨在心’……没有那么多事情。你也可以去打听打听,问问五峰县城皇秦文弱,我家宅之中,女郎多得是。怎可能计较你说了一个不相干的女子,就拿你怎么样?”

“大王宽宏大量,末将……”

“唉……”

叹了口气,魏昊也是怕了,这帮鬼神也是在阴间熬的岁月太漫长,那种官僚习气,怕是没个几十年,不太可能纠正。

魏昊也没打算去纠正,毕竟他也没有阎王爷的自觉。

只是他跟陆判官之间的对话,却让“鲸海大公主”脑袋瓜子嗡嗡作响,感觉像是做梦一样。

原本魏昊给她的感觉,截止上次魏昊离开,只是一个极为神奇的人间勐男,最多……就是这个勐男在效彷太古勐男。

可现在……

诡异,十分诡异。

她不理解!

这勐男,怎么就成了阎王爷?!

地府大判对他毕恭毕敬、言听计从,简直就是忠犬一般。

这合理吗?!

这就相当于……相当于东海龙王给一条泥鳅送礼送节,还要请安,并且低眉顺眼,各种乖巧。

已经脑子转不过弯来的大公主,这光景心头泛起无数后悔。

她真是个蠢蛋,上次就应该跟魏昊生米煮成熟饭,直接来一套“丘上人”三戏“梦姑”的戏码。

bqgxsydw.com

待怀上一男半女,这岂不是龙女生下小阎王?!

血赚!

“可恶……”

越想越懊恼,大公主竟然攥着拳头,暗道可惜。

这可是地府府君!

到了天界,可以跟天帝平起平坐,根本不需要称臣。

只是以往冥界消息隔绝,阴阳两界长久没有互通有无,冥界有什么变故,也不会随意对外说,再加上规则使然,让多数仙神精灵,都不会随便去打听阴司诸事。

毕竟,不是寿数将尽,谁吃饱了撑的去打听阴间的事情。

不过大公主还是觉得有点难以理解,因为她陡然发现,陆判官说魏大象是地府府君这件事情,竟然没有规则阻止。

须知道,她如果想要把龙族的一些核心机密说出去,就会立刻遭受规则的制约,口不能言、手不能动,这是最常见的规则制约。

于是大公主暗忖:莫不是这魏大象故意请来地府大判,演我一场?

不对不对不对不对……

大公主自己心中否定,摇了摇头,双手扶着脸颊,乍然间颇为娇羞,心中暗道:我对他都已经到了投怀送抱的地步,若要同床共枕,我爬得比谁都快,哪里需要这等把戏……可若不是故意演我,又是怎么个事情?

正胡思乱想间,忽然感觉到阴风大作,八柱大蛟更是瑟瑟发抖,若非它为岳阳楼守护,只怕都要作个蚯引模样,往地底钻去。

“咦?他们作甚也来了?”

陆判官持枪矗立,站在魏昊一侧。

一旁大公主顿时好奇,这光景也不怕地府大判,胆气也上来了,直接开口问道:“大判知道来者何人?”

“旧日同僚罢了。”

话音刚落,就见几百口棺材飞了出来,宛若排队一般,大棺材在前,小棺材在后,而后全部棺材竖立,棺材板别人从里面推开。

这一幕,把两位东海龙族的公主吓得不轻,二公主更是死死地攥紧了魏昊的手,眼巴巴地看着魏昊。

魏昊见状,蹲下摸了摸她的脑袋,然后道:“二殿下莫怕,这些来得都是忠义之士嘞。”

只是二公主此刻性子仿佛孩童,还是要哭出声的模样,魏昊于是将她抱了起来,就像是抱着个自己的孩子在看热闹。

倒也不是说魏昊熟练,实在是在魏家湾还是在阴间,他抱过的幼小孩童不计其数。

二公主坐在魏昊臂弯中,整个人靠在魏昊肩头,一袭红发遮了一半,露了一半,脑袋顶着魏昊的脸颊下巴,小小的龙角凸出来一点点,整个人看上去便是好奇又害怕。

很怕,但还是想看。

想看,可是又感到害怕。

但躲藏在老爹臂弯怀中,这害怕也不算个什么。

“参见大王!”

“参见大王!”

“参见大王——”

“参见大王——”

蒋判官为首,一干判官、鬼王,都是出来行礼。

这场面,比陆判官审桉时的阴气还要浓重。

好在这里是岳阳楼,这光景也没什么人,所以倒也不怕吓着旁人。

“老蒋,你这鼻子,可真是比小汪的还要灵。我才给陆判官封了个神职,你倒好,才多久的功夫,就赶过来了?”

“嘿嘿……”

蒋判官也不怕被看破心思,反而撩了一下衣袖,上前躬身道,“大王呀,您如今能封神各方,怎地不早说?微臣实不相瞒,也有报效人间之心啊。”

“哈哈哈哈哈哈……”

见蒋判官这般狗腿,魏昊顿时大笑,“陆判官太过严肃,你倒好,越发地油滑了。”

“大王,咱们认识,可不是三两天的事情。微臣的品性,大王也是知道的。莫说做个保境安民的巡护大神,就是护国安邦一等正神,那也是绰绰有余啊。”

“你这急急忙忙带着几百号人过来,就是跑官儿来了?”

“嘿……”

蒋判官抖了一下衣袖,“大王说得甚么话,微臣想要讨个差事,不过是由头。要紧的事情,便不方便直说,都在奏折之中。”

说罢,蒋判官后退三步,双手将一封奏折呈上。

紧接着,数百判官、鬼王,竟然也都掏出来一封奏折。

魏昊见状,顿时知道事情不简单。

“何事?”

“微臣奏折之中,说的是神州东南诸道诸州府变化。”

蒋判官言尽于此,多的,就不方便在人间透露,只能魏昊自己看。

魏昊打开奏折,文字乃是地府特有古字,扫了一遍,魏昊顿时一惊:“怎会有这么多?”

奏折上,说的是神州东南出现天界通道,有天界仙使下凡,而且数量不一,方位不一,目标不一。

“大王,微臣负责的,乃是神州正北。”

又一个判官出列,上前呈上奏折。

“大王,微臣负责的,乃是肥州正东。”

“肥州?!”

魏昊直接惊了,肥州就不是神州地盘,而是海外八州之一,位于神州西北,隔着石塘水道,前往殊为不易。

但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地府十国原本在漫长的时间中,没有再次梳理过神州之外的阴阳变化。

也就是勾司人很少去海外八州做正经事,大多数情况,更像是集中办理、临时出差。

可现在,地府判官前往,那就性质不一样,属于长期驻扎、往来,阴阳两界的梳理,显然又重新走上了正轨。

这一切对魏昊来说,发生得太快,有点接受不能。

不过他也清楚,大概是因为“酆都印”再次运转,再加上自己的确正向促进了地府的变革,诸多混日子的判官,如今又看到了奔头,自然业务捡拾起来,再度发展。

而且这次发展,不是没有结果的,是一定有指望的。

最直接的铁证,就是陆判官这位旧日同僚,摇身一变,混上了一个看似平平无奇,实则极为犀利的神位。

固然这神位范围小了些,也受到了诸多限制,但前途绝对不一样,提升境界已经成了铁板钉钉的事情,剩下的,就是一点点运气,看陆判官自己到底什么时候功行圆满。

若是有朝一日陆判官阴中超脱,以功德补全阳气,将会直接鬼身蜕变为仙体,而后再看功行程度,定下仙品。

这一切的一切,根基都在魏昊身上。

所以,莫说地府中的鬼民很拥护魏昊,这些个曾经在打倒朱厌一战中,明里暗里出过力的地府官僚们,同样也坚决拥护魏昊。

谁来了也不好使,天界也不行。

只是地府鬼神们才开始努力工作、艰苦奋斗,就发现现在问题颇为严重。

刚好魏昊在洞庭湖扶持陆判官,索性顺道过来亮个相、露个脸,等下次魏大王封神,能先想着他们这些熟面孔。

魏昊将奏折一一看过,发现这次问题真的有点诡异,不仅仅是神州,海外八州也有大量天界通道,也有大量仙使下凡。

须知道,因为规则的存在,天界仙人想要下凡,有着诸多掣肘,没几个正常仙人会想要离开天界,跑下界逛荡的。

而六大天庭如果要讨伐人间妖皇,走的是昆仑山这条天梯。

这次九州之内冒出来这么多仙使,显而易见,不是六大天庭的手笔,至少表面上来看,不过是诸多星官、星君,动用自己的一点特权,下派一两个使者罢了。

只不过,天界的星官、星君,数量较之地府判官、鬼王等等……只多不少。

上一章 目 录 书签 下一章
相邻的书:这个道士不好惹宇宙交易系统逍遥农场修罗武神青帝传说修罗武神传奇我靠吟诗成儒圣重生许仙当儒圣史上第一儒生诡蛊道士毒蛊魔仙
一键听书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